琥珀海

吐花paro

二设:当花朵盛开到一定时长,将会蒙蔽双眼导致失明。

逆先夏目/明星昴流

给朋友的生贺,希望她新一岁的成长以及考试的顺利,伤心郁闷的事消失,温柔的事多一点。



“小花火是个漂亮的孩子,她却对森林里的山神产生了爱慕之心,她无时无刻都想着那个如同迷雾般的神,在太阳初升时她就会去森林里,那一片乳白色的雾气就像她早上喝的牛奶,她会每天都去寻找这个令她倾心的男子,却不说,只会悄悄的偷看。
“但是久而久之,小花火发现,她起床时枕边会出现一两片花瓣,那种小小的,泛着嫩红的花瓣,她还以为是山神来看她的礼物,小花火开心极了。
“直到后来,她开始一阵阵咳嗽,从她的喉咙里飘出花瓣,就跟她枕边的一样,她开始担心害怕起来。
“到后来鲜花溢出嘴唇,填满了整个屋子,她再也看不到迷雾般的山神先生了。”

明星记得温柔的母亲给自己讲诉的睡前故事,在冬季,母亲给他掖好了厚重温暖的鹅绒被子,抚摸着他橘色的额发,亲吻他因为困意而夹着眼泪的眼尾,温柔而令人安心的嗓音将他慢慢带进梦乡。
“昴流以后一定要大声说出自己的心意哦。”

然后他从梦里醒来,就像离开了温暖的怀抱一般,母亲的哼哼声似乎还留在他的耳边,清晨的阳光溜了进来,照在他的橘发上,温暖宜人。又是一个同样的梦,持续了近一个月,他每天都梦见那个故事,那个母亲喃喃轻语的睡前故事。他漂亮如海洋的蓝眼睛暗淡了一瞬间,而映入眼帘的则是枕边的花瓣,小小的,泛着嫩红的花瓣。


“发现阿木——”跳跃的声音如同朝阳一般灿烂出现在了游木真身后,随后是重量盖到肩膀与后背,让游木真向前踉跄了大半步,而“始作俑者”才爽朗的笑着从后面绕上来拉住还惊住慢半拍的同学,如阳光一般的笑容才让游木真长舒一口气。
“呜哇…明星君你吓了我一跳,”游木真扶了下即将滑落的眼镜,用手调整好了眼镜腿的位置,“就算星期一还是这么有朝气啊——”
“因为今天又可以跟大吉玩哦!”明星嘻嘻的笑,他蓝色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露出糯米白的牙齿,踏步节奏而又欢快,就像在练习制作人给他们的舞蹈基础步子一样,应和着车轮滚滚声嗒嗒作响。不知道是春天的花粉钻进他的鼻子里还是路边汽车掀起的灰尘,打了一个喷嚏,一小朵花从喉咙里挤出来,男孩一惊赶忙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
“明星君也感冒了吗?不行啊衣更君都已经病倒了!”
“才不是,我才不会感冒!呆瓜是不会感冒的噢。”明星插着腰,蓬松的橘色发丝因为神气笑而上下跃着,他将花骨朵踢在身后,“阿绪早该加入我们呆瓜组啦!”
“噢噢——没错没错。”游木真眨眨眼,被明星拉着跑向学校。


流感太过严重,有好几个同班同学都申请回家,剩下的男孩儿们稀稀拉拉的聚集在一起上体育课,体育服被闷热浸湿了一大块,贴在胸口,露出了一点点肉色。明星有些心不在焉,他站在树荫最边缘的位置,阳光有一大截都洒在他身上,春季的最后一个月里已经带来一丝燥热,微风夹着夏天因子席卷这个校园,她催熟了树枝上的花骨朵,有些已经开始偷偷展开,不稳的嫩片被风吹下,也恰好落在明星的鼻尖前停住,就像他喷嚏打出的又一片花瓣。明星摇头企图将这边花瓣甩下来,又飞起来的花瓣如同羽毛一样挠着他的鼻尖,又如同有魔法一般差点钻进他的鼻腔,让他直痒痒又打出一个小喷嚏,一个花骨朵从喉咙里面钻出来,连带着花瓣也飞出来两片,他揉揉鼻子抬眼,明亮的海洋对上了藏在树林间融化的金子。

“夏目?”


狡猾的魔术师消失在了看台边,他的金色眼睛如同琥珀混入了融化的金子烙在了明星的脑里,在体育老师让直打喷嚏的明星到一旁休息时,他就听到了熟悉的笑声。魔法师又像个戏剧家,在他出现时刻都是戏剧而神秘的,聚光灯四处打亮也无法找到他,他完美掌握了那抓住观众的精髓,出现如同帽子提出兔子一般惊喜。
“昴君~没告诉别人吗?”
没头没脑的问题是夏目式的一针见血。
“什么?”明星还在四处找着魔法师的身影,从一年级开始就行踪不定的好友他总是琢磨不透。
“上面噢。”
明星抬头便被遮住了光线,低头下来的夏目的金色更加暗了一分,现在更像充满内容的琥珀,他笑意一分,胸前的项链垂下贴在了明星的额头,银色的金属冰凉闪耀。
“夏目——吓我一跳!”明星侧让了一些,他看着夏目直起腰来,扶好自己的项链,笑意永远在他脸上,深不见底的眼底映着明星,细碎阳光让他耳间的耳钉闪闪发亮。
“昴君还能看清我吗?真是厉害呢,还一直保守这个秘密,果然是个高超的骗子~”
“你在说什么啊夏目,我当然能看见你啊?”明星总不喜欢被魔法师一通分析,在叫停无数次也毫无改观。
“你知道的昴君,”夏目眯起眼像只大猫,“你所见,你所思,你所感,你所做,我都能看到。”

我的观察对象。

“嗯…虽然不明白夏目在说什么,但我们一起去投球吧——!你都不常来运动场呢!”
男孩总是如同太阳一般,他笑起来时汗水被阳光反射出点点光,亮晶晶的脸庞配合着碧蓝的海洋。而夏目依旧无动于衷,他知道这个男孩又在塘塞自己,在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时,他就会关上那本来机灵的心,如同应急措施,就在一年级时便是这样,明星昴流的自我保护,把他自己塑造成了永远开心的“呆瓜”,就算明星现在已经支持到极限的注视。
“真是狡猾呢昴君。”
夏目用手遮住了从树叶间溢出来的阳光,他觉得对方就如阳光一般狡猾,千辛万苦从各个缝隙钻出来,与你相伴,而当你感受到温暖时,阳光又悄悄离开,跟着其他人走得老远。

“该睡觉了~昴君。”这是明星眼前一黑之前模糊听到的,在陷入黑暗之前,金子注视自己。


明星再次醒来,准确的说是他的意识又回来了,他看不见任何东西,就算自己张大了双眼,自己眼前是一片黑暗,无边无际如同无生气的黑夜。他开始慌张起来,人类本能一般畏惧未知,他皱着眉头像走丢的小狗一样无助,在周围摸索着。
“昴君。”
声音隔这不远,就像他们刚才见面的距离,明星忽然安心不少,他停止了动作。
“夏目,这是你的魔法吗?”
“不是哦,你清楚的,我所持的魔法不过是语言上的,改变人类内心的魔法,而不是让人吐出花瓣。”夏目的声音在黑暗中为明星留出一条琥珀色的线。
“我也不知道…”明星蜷了一些,他现在已经放下了所有阳光,没有了温暖的太阳。
“骗子的嘴里总会溢出花瓣,用花香去迷惑别人,用颜色来掩饰自己。”
“我不是骗子啦!夏目!我很讨厌这样!”
明星声音提高了不少,他说完却又软糯下来,夏目不再做声只是眯着眼等待。明星又陷入了黑暗,想起母亲的睡前故事,想起了可怜的花火被花朵淹没,眼睛无法看见,沉溺在了花海里被花香所毒害。黑暗让他开始回想所有的过往,他想起了自己温柔的母亲,记忆模糊的父亲以及才开始的一年级。
以及逆先夏目。
朋友抑或是其他。


'昴流以后一定要大声说出自己的心意哦。'


“喜欢…”
明星能听见风吹动树叶的沙响,能感受到晚间的微风里夹着的一丝湿润,他吞咽了一口唾沫,全身有些颤抖就连声音都变得轻轻的,赤热烤着他的耳尖,他起身使周围传出咔咔的金属响声,大概在保健室里吧,他想着。
“…喜欢夏目。”


明星嘴唇被贴着,被夏目,他能闻见淡淡的书本与草药的混合味,又在其中夹杂着安心的衣物柔软剂的味道,对方的吻就像只行走在独木桥的猫,轻巧而又游刃有余,明星下意识闭上了眼。

“magic for you。”

明星再次睁开眼,蔚蓝对上了柔软的琥珀。

评论(6)
热度(16)
© WildestOnes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