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ubus

混更一下,这个月也没有什么产出,当年血源狂热时混合克苏鲁设定写的一个小小的开头。



00
“人的思维缺乏将已知事物联系起来的能力,这是世上最仁慈的事了。人类居住在幽暗的海洋中一个名为无知的小岛上,这海洋浩淼无垠、蕴藏无穷秘密,但我们并不应该航行过远,探究太深。”

01
“恶,修女变异出来的玩意儿可真恶心。”戴着红面具的男人抖了抖自己的斗篷上的蓝色黏液。
“没错,刚才迪克还和这个修女……”较矮的男人拔出了插在怪物脑袋上的银棍,试图左右甩干净黏液。
“嘿!不是这位!”迪克反驳道,“再说,我可以看出那位女士喜欢我。”
“格雷森要点脸。”最矮的男孩儿收回自己的武士刀“德雷克一边挥你的棍子。”
“走了。”最高的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四个人之中。

吉普车的引擎轰鸣着响透了哥谭市,黑色的车身上带有各种污渍和划痕,有些痕迹一看就不是人类所为,几个人也把这个当成了装饰继续往上面叠加厚厚的合金钢板。车内叮叮当当响着玻璃和金属碰撞的声音,一些铁制飞镖一些酒瓶。
持枪男人还在保养着他的各种火枪,这是他的第四把火枪了,他喜欢这些火药味的东西,他仔细擦好每一处,又仔仔细细摁进子弹。
往窗外开了一枪。
“操!陶德。”男孩儿擦刀的手抖了一下“你是脑子有毛病?”
“没有,狼崽子你害怕了?快嗷嗷去找你的鸟妈妈要奶吃。”
“……啊你们安静点吧,杰森别挑衅达米安。”迪克捏着太阳穴闭目养神。
“别在车上玩一切武器,布鲁斯说了好多次。”坐在杰森旁边的男人也插了句。
“迪基鸟,小红鸟你们闭嘴,这狼崽子就是找抽呢。”
“你还没死够陶德?”
“你们闭嘴。”开车的男人开口了。
一片寂静,和平如初。

黄沙还打着加厚的车窗玻璃,天空是一片昏暗,黄色混交着红色,云就像一个个漩涡,这些狂风有时候能卷起几个小型龙卷风,持续不了多久,在哥谭外试图吞噬这一切,就跟那些怪物一样,阿撒托斯的孩子,追随者,这些可怕的怪物。
吉普车停到了一幢古堡,五个人下了车带好各自的面罩,防止黄沙的侵蚀自己的眼睛和鼻腔。
“父亲我们不属于联盟……”达米安皱着眉压低声音对布鲁斯说。
“嘘。”迪克拉住达米安示意他小心一点。
布鲁斯只是撇了身后几个孩子一眼就打开了大门,里面正在商讨的一群人停下动作。
“蝙蝠。”坐在正中间的男人叫了一声。
“教堂那边又有新的变异情况,”布鲁斯只是自顾自的说着“修女变成的,会尖叫造成耳膜破裂,还没有找出第二形态,注意安全。”布鲁斯点头示意便离开了。

“为什么每次都要给他们提供情报。”坐在副驾驶的达米安说道“用我们的命来提供。”
“这些外乡人能提供武器,哥谭没有这些材料。”提莫西吃着零食说“不然你以为我们的补给飞来的?”
“还是不公平。”达米安取下面罩说。
“得了吧他们连烟草都不给。”杰森从皮夹克包里拿出皱巴巴的烟卷。
“杰森你又从那些怪物身上搜刮东西。”迪克皱着眉头看杰森把烟卷捋直然后用随身的火柴点燃“你不怕感染吗?”
“大惊小怪迪基鸟。”
“别管他格雷森。”达米安开始用螺丝刀修理着面罩“感染都是他活该。”
“喔我没有你的好基因的确会感染。”
“你们吵架真是悦耳动听。”提姆翻了个白眼侧身睡觉。

他们回到了另一座古堡,那是他们的古堡,准确来说,古堡地下。老管家开门迎接了他们,将他们被染了一层灰风衣脱下来,上面还粘了一些蓝紫色的粘液,腐蚀了风衣的一角,“少爷们,我很怀疑你们是不是去硫酸池走了一圈。”
他们从狭窄的洞道下到了自己的基地,右斜方的一面墙上挂满了他们的武器,还摆了张巨大的木桌,木桌上面摆满了瓶瓶罐罐,还有一些图纸。布鲁斯走到另一张铁制桌面前,他划出了这个洞穴少有的高科技玩意,自从新时代的到来,人类的高科技对于那些怪物束手无策,他们虚实皆有,枪械只能打些低等玩意,就算核打击,哦对核打击,三年前在世界的另一端一颗核弹爆炸,可惜并没有对那里的高等怪物给予致命打击。人们躲在家里不出门,起初广场上街道上总有人散播这是主对人类的清除,我们都是不洁的,到后来,那些人都不见了,可能变成怪物了或者说是被怪物弄死了。布鲁斯在这台机器上详细的记载,从新时代的开始他就这么做了,他整日敲打着这些令人难受的字符,而所有的文字都指向一个。

新时代到底要迎接什么?

“您该吃晚餐了,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站在布鲁斯的后面,“其他少爷们都饿坏了,我猜您也是。”
“还不行。”布鲁斯捏着眉心“我还不饿阿尔弗雷德。”
“我比较赞成您肚子的想法。”老管家听到了布鲁斯肚子的“咕噜”声“您该考虑他一下。”
布鲁斯叹了口气接过阿尔弗雷德手上拿的一杯营养剂混合的果汁,布鲁斯从不喜欢这果汁,味道总是让人难以形容,他猜这里面有一大勺蛋白粉一样的东西,他又拿起一个三明治吃起来,阿尔弗雷德的手艺在三明治体现的淋漓尽致,而迪克总说他死也不会离开阿尔弗雷德做的三明治。
“B记得血液腐蚀性。”提姆在埋头吃三明治的时候提醒了布鲁斯一句。
“得了吧工作狂们,好好吃个三明治。”杰森翻了个白眼往嘴里塞了面包。
“我去训练了。”达米安起身走向训练室。
“看吧这才是工作狂。”迪克笑着指了指达米安的背影。
“格雷森你也来。”
“噢……不是吧……”迪克苦闷的起身,临走前还拿了块饼干。

十年前,全球各地陆续出现月食现象,在一开始,科学家认为这是世界奇观,大家也纷纷来观看月食,科学家称这场月食千年难遇,而观看之后的一些人们,开始做噩梦,从梦中惊醒,大喊大叫它回来了,社会学家以为这只是从重心理各国也没有明确表示,直到开始出现家人互相残杀的案例,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几十个上百个。
那时候布鲁斯当蝙蝠侠不久,他观测了星体变动和地球的磁场,都没有头绪,只有月食的时候磁场会有波动,几分钟之后又平静如初,一切都找不到头绪,而后面突然又平静了几年,在大概五年前,真正的怪物出现了,他们仿佛在地壳里居住一般,爬了些低等玩意出来,没有伤害性,布鲁斯却觉得不对劲,很快,那些看过月食的人陷入梦境,他们开始梦游,开始杀人,制作精良的武器,他们自称清道夫。
一切都变得不对劲。

评论
热度(8)
© WildestOnes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