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s me home(ROYJAY)

混下更x


AK!jason
他需要一个拥抱。



00
此刻有谁夜间在某处笑, 无缘无故在夜间笑, 在笑我。

01
杰森侧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耳边还充斥着因尖锐的金属声而带来的耳鸣,他能感受到他的左耳在往外流血,鼻腔和口腔也是同样的,他的骨头碎了大半,至少胸腔就断了三根肋骨,他微弱的呼吸着,眼睑半耷拉在他已经没有亮光的绿色瞳孔上。他的手指还在地板上动弹,轻微的,已经粘稠的血液浸透了杰森的衣服混合着他的汗液和唾液。
他听到铁门打开的声音,生锈的金属吱呀作响,杰森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他大喘气导致肺剧烈疼痛。
他不想呆在这儿了,他的喉咙已经嘶哑得说不出话。
他想要出去,为什么没有人来救他,杰森甚至挤不出眼泪。

02
罗伊从便利店出来,最近他休假,大概有一个星期了,他就在哥谭附近,因为杰森要执行个什么家族秘密小活动没有带他,罗伊感觉自己被拍档抛弃了。他左手抱着一个大纸袋子,嘴里叼了根棒棒糖,他要回杰森给他的零时安全屋,马上就快入冬了,罗伊希望杰森能赶在平安夜之前回来。
罗伊准备拿手机出来给杰森打个电话,但一个横冲直撞的小孩把他的袋子撞掉在了了地上,他愤怒的叫了一声,又突然反应过来,那该死的兔崽子抢了他的钱包和手机。
罗伊追了上去,穿过狭窄的小巷往深处继续跑,道路越来越窄罗伊跑起来总会被两边的墙撞到,嘿!小鬼!罗伊大喊着,他眼看着那个还没他胸膛高的小孩离他越来越远。
噢该死!罗伊真希望自己能随身带把弓箭。
罗伊继续跌跌撞撞的在恶臭又狭窄的小巷里跑着,他的所有家当都在那个钱包里了,他还想继续休假。

他听到了枪声,三四下。

我的老天?罗伊念叨的转了最后一个转角,发现了那个小贼。小孩腿中了两枪,他手上还拿着罗伊的钱包和手机,一把小刀摔在肮脏的泥水里,他还在不断呻吟,一只手摁在自己的伤口上打算止血。罗伊还注意到另外一个人,在小孩旁边,一个腰部被捅了一刀的人,戴着奇怪的头盔,穿着制服,感觉像个雇佣兵。
罗伊不想趟这滩浑水他只想拿回自己的钱包,他弯下腰从小男孩的手里拿走属于自己的东西,然后他听见枪械的声音。
“噢……伙计冷静点。”罗伊举起双手,他知道后面的那个人在拿枪指着他。
那个人只是喘着气,罗伊知道他肯定不止这一处伤口,也知道他连自己手里的枪也拿不稳了。罗伊慢慢的转过头,看见那个人把枪举得更高了点,他已经准备扣动扳机了。


罗伊给自己的小臂缠身绷带,他小臂被那个雇佣兵划伤了,而罗伊也给了那人腹部一拳,他伤得不轻,就在地上躺着再也不动了,罗伊一咬牙就把他带回了安全屋,这都是些什么事啊罗伊哈帕。
罗伊开始脱那个人的衣服,显然一个男人,浑身都是伤,新伤口的血覆盖在旧伤口的疤痕上,让他整个身体都狰狞极了,当罗伊把他的头罩取下来时,罗伊发誓他没有眼花。
一个杰森,不一样又一样,右脸下方有一个大大的J的疤痕,几乎占了那个脸颊的三分之一长度,看起来很疲惫,黑眼圈都能看到。
“你欺骗了我……”
“你在哪儿……”
“求你……”
这个杰森还要说梦话,一些零碎的词语拼起来的句子,罗伊能看见这个杰森眼角甚至渗出了眼泪,这可不常见,作为搭档这么久,罗伊几乎没见到杰森哭过,甚至做噩梦什么的。
罗伊拿来包扎用的绷带剪子消毒液还有一些维生素片,这个杰森正在发高烧,那个小偷的刀子是生锈了的那种,混合着肮脏的泥水让杰森伤口开始感染。罗伊先是取出了杰森背上的一颗子弹,又缝合了五处不同大小的伤口,都有感染的嫌疑。当他准备给杰森的胸口缠绷带时,杰森猛得睁开了眼睛。
“噢……嗨小杰鸟?”
罗伊得到了一个结实的拳头。

不得不说罗伊非常佩服雇佣兵杰森的体力和耐力,就算感染发了高烧也和罗伊打了好一阵子,后来因体力不支而倒在了地毯上,罗伊觉得自己鼻梁都被打歪了,他找了张纸巾堵住了自己的鼻子。
是不是该给小杰鸟打个电话?他担心这就是他的杰森。

“我很忙。”然后转入了语音信箱,噢好吧,罗伊撇了撇嘴,开始继续为这个杰森处理伤口。

03
杰森走在一片黑暗之中,他直视前方只是一条黑暗之路,冰冷的潮湿感从他脚底直通全身,他可以听到一些笑声,尖叫声,痛苦的呻吟以及绝望的大叫。他不断的走着永远没有尽头,周围除了这些令人生厌的噪声以外什么都没有,他看不见前面也回不到后面,他只是一直在这片黑暗里走着。突然有人从后掐住了他的脖子,杰森死命挣扎试图离开这个束缚,他看见了绿色,看见了红色,杰森开始全身颤抖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剧烈摆动自己的双手试图将人推开,而那个人又从黑暗里走出来。
蝙蝠侠?
杰森停住了他的动作,他瞪大自己的绿色眼睛,双手无力的拍打着蝙蝠侠的披风上,手掌被面罩边缘刮出了血,给黑色披风染上了刺眼的红色,然后又开始了变化。
他又看见了自己,罗宾时期的自己。

04
在杰森昏睡了两天之后的一个清晨,他醒了过来,他头晕极了,眼睛都无法聚焦,也没有多余的力气起来,他能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被绷带缠绕得严严实实。
好极了。
稻草人戏弄了他,和谜语人一起,他们把自己搞昏迷了,报复性的给了自己一枪,然后不知道送到了哪儿,一睁眼就是一个狭窄恶臭的小巷子。杰森想着,然后被一个小混蛋推开刚想算账又被捅了一刀,直直的插在他的腰部,该死的小刀生锈导致自己感染,然后又在昏迷之前遇到了个怪胎……
怪胎!
杰森清醒了一半,他强打起精神坐起来环顾四周,下意识寻找出口或是武器,但不得不说,他好像只是待在了一个普通的单身公寓。
“噢嗨,杰鸟”罗伊打着哈欠“你醒了?”
“……”
“杰森?”
“你他妈是谁。”

双方解释都很麻烦,罗伊相信有平行宇宙因为自己前导师就和联盟捣鼓这些玩意,但是这个杰森不同,他满腔怒火完全不能和罗伊正常交流,他手指不停的相互抓挠,舌头也来回舔着嘴唇,反复问着蝙蝠侠在哪儿。罗伊还是头一次见一个杰森能在十句话里有五句都提及蝙蝠侠的。
“你不认得我?”
“为什么要?”
“我是你的搭档,”罗伊说“在这个世界。”
“所以?”
这个杰森一点都不好相处。罗伊吃瘪的撅起罪。
“我出去买点快餐”罗伊准备出去给杰森打个电话,他这个世界的杰森“你要吃什么吗?”
杰森没有说话,他环视着身边的一切,警惕性的表情一直停留在脸上,他的姿势随时保持着能第一时间站起来。罗伊叹了口气拿了半杯温水放在杰森面前,尝试在路上考虑怎么向正在处理家事的杰森解释我们有了个新的杰森。

评论(9)
热度(58)
© WildestOnes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