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太忙了,四五月都有考试,课也排得奇奇怪怪,都没产出(跪)
这算是交了一个姑娘的人鱼甜饼,本来想严肃一下但是就写成了双人相声ooc,不介意的话就食用吧(我都不敢打EAtagx)



“Desmond,我捡到了一条人鱼。”
“嗯嗯嗯?我悄悄告诉你我捡了只鲨鱼——”


Desmond从地毯上爬起来,他感觉自己脑袋被人用棒球棍狠狠的打了一下,耳鸣得厉害,向阳的寝室总是有个缺陷,现在的Desmond就像德古拉一样想尖叫,当初上帝就不能说那句要有光。他半眯着眼眼用脚踢了两下他斜前方的Ezio,一个烂醉地正在说着梦话的室友。

“Ezio……Ezio,”Desmond觉得自己的舌头像是小时候看牙科医生不小心把麻药打在了他的舌头上一样的麻木,“……起来了,再不起来我拍照了,发推。”

“五分钟……五分钟亲爱的。”Ezio翻了个身,一挥手打翻了好几个酒瓶,将自己头下的靠垫捂在了自己的脸上,“……就五分钟宝贝儿。”

“哦上帝你睡死算了。”Desmond艰难的爬起来,在踩了两个瓶子摔在靠垫堆里之后他站了起来,就像阿姆斯特丹,这算是他这一辈子的一大进步了。他的宿醉每次都是这么令人印象深刻,Desmond从桌子拿起手机,美好的假期,没有什么工作,没有行程安排,他准备去厕所刷个牙回来继续睡,也顺便踢了Ezio背两下。
Desmond胡乱的踢着瓶子,揉着他毛躁起来的头发顺便把短裤向上拉了一大截,他刚刚被太阳晃晕的眼睛现在眼前一片白,现在他只想要凭感觉刷个牙。Desmond打开门,他听到一阵水花声,他勉为其难睁开眼睛。

他真的只想凭感觉刷个牙。


“Ezio,我们家闹鬼了。”
Ezio耳畔环绕着室友的声音,他也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阵阵剧痛,就好像Desmond在他身上跳了十个来回的踢踏舞一样,他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到了Desmond用酒瓶子扔向自己,他真的很想换一个室友,就算是前室友也只是天天在自己耳朵旁念他听不懂的发明罢了。

“Desmond,我起来了。”再扔我就要动手了。
“我们家闹鬼了你知道吗,我就知道上个月水费超标是怎么回事!”Desmond恨不得把四百美刀的水费单扔出来“是个被淹死的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就应该在你用我牙膏的时候把你摁死在水池里。”Ezio打着哈欠摸索到桌上的头绳“你是个物理系的人,竟然还相信鬼。”
“我只能用超自然的现象来解释我们的水费问题了,”Desmond翻了个白眼“如果我是经济学系我早就装死不交了。”

Ezio很尴尬,他宿醉的撒泼劲已经被Altair的眼神消没了,他的确捡到条人鱼,这可不是什么童话故事,他蹭着自己室友在实验室昏天黑地准备考试不能回来就把Altair带回了家。
当然用了几百的水费。
“看吧,”Desmond打破的一丝尴尬的气氛“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巫师什么的?”
“我认为……这不是淹死的水鬼。”
“什么?”
“Desmond你该正视小时候的人鱼。”Ezio真的希望Desmond不要再回避这个问题了。
“没门,”Desmond说,“感谢我邻居的限制级片,我甚至不想听到人鱼这两个字。”
“上帝他没有什么恶心的限制级!”
坐在浴缸的人鱼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表情,他自是不断往自己身上浇水以确保滋润。
“那该死的水费你得出百分之八十Ezio,”Desmond看到了Ezio震惊的表情“你现在这个表情就像偷偷养宠物被发现的小孩!愧疚!”

“我不是宠物。”Altair看着Desmond,他金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Desmond,不得不承认他们三个简直像兄弟。

“老天我就在看像海的女儿兄弟版!”

Ezio坐在浴缸沿上,他费尽力气才塞给Desmond一百美刀让他自己出去买点快餐解决午饭,他现在只想摆脱这个室友小半天。
他能听见Altair漂亮的金色尾巴在拍打着浴缸里的水,一股又一股清水溢出来,打湿了Ezio的裤子,Altair抬起他的眼睛。
“抱歉。”
Altair的话永远都很简洁明了,他指了指浴缸“我大概应该换水了Ezio。”
Ezio小心的将Altair横抱起来,进来不去碰到尾巴的伤口,Altair熟练的按下了水龙头旁边的排水勾,满浴缸的水被卷成了一个小心漩涡,混合着Altair掉落的少数金色鳞片一起被冲进了下水道,Altair拉起了排水勾又开始放水,大幅度一点的动作使Ezio有几次都差点失手,人鱼的尾巴能分泌一些粘液在他们没有接触到水的时候保持自身的滋润,Ezio就像抓住了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一样。
“Altair,伤口怎么样了?”Ezio边看着水流入浴缸边询问着。Altair转头看向他,琥珀金的眼睛被阳光反射成纯粹的金色,他眼角弯了起来“已经差不多了,谢谢。”
Ezio和Altair相处也就半个月的时间,期初他和Altair三天都没有一句话,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好好跟人鱼相处,这对于一直都是无神论的Ezio来说总有一点奇怪,直到Altair无意发现了Ezio的手机,他对这些奇怪的盒子好奇极了,他说话的频率也高了许多。

“嘿,等你伤好了之后我就把你带回去。”Ezio边说边将Altair放进浴缸“我想你已经厌倦这个浴缸了。”
“恩,”Altair将整个身体浸入水中,又向浴缸沿掀去一层波浪,拍打在Ezio的大腿上。他脖子两侧露出了鱼鳃开始呼吸,肩部和腰部也露出了金色的鳞片,阳光透过清水将它们反射得金光闪闪,就像大海里的宝藏。

他从水中出来,棕黑的头发被水带到了后面,露出了的额头带着一颗颗水珠滑下来,停在他的眉毛,他的眼睫毛上,又因眨眼滴落下来,滑下来,掉在漂亮的唇线上和好看的小麦色的胸膛上,就像Ezio第一次见到Altair一样。

“但我没厌倦你的三文鱼。”

评论(10)
热度(23)
© WildestOnes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