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ean

Title:Ocean
Summary:Altair侧过身试图给自己一个空间离开,他想离开了,不想继续这个无聊的争吵,他沉默的离开了,甚至没有一句话拿来回顶Ezio刚才的怒火。
Rating:PG-13
Pairing:Ezio/Altair
Note:现代AU,一次激烈的争吵,让Altair又抽起来烟。

深秋与我相隔千里,生存让人孤寂万分。
——IN TIME

海水拍在岩石上,白色的浪花席卷了整块岩石然后又退去,反反复复发出大海的叹息声。这是深冬,对于新西兰来说,Altair坐在木质的观海椅上,背后是寂静的高速公路,他将半杯咖啡放在自己旁边压着一本他随行带的书。东海岸的海风将他细碎的棕黑色刘海掀了起来,他大呼了一口气,白烟消散在空中。他眯着眼,看着蓝黑色的海水,冬天的海岸有着更加汹涌的海浪,看海是最能帮助Altair思考的事情,但他现在烦躁极了。
他摸索着自己的灰色大衣的内包,一只铁烟盒。这是Altair自己做的,刺客的标志,自己的简称,以及,Ezio的全名。一点点铁匠技巧能帮助他做很多东西,他打开它,拿出一只烟,Altair停顿了一秒,他拔掉了滤嘴,掏出自己的打火机给自己点上了这五年的第一根烟。
火星跳动在Altair的眼里,琥珀交杂着火花,他深吸一口,卷起了自己的舌头,向阴沉的冷空气里吐出一个烟圈,他还没有忘记这个动作,这是Altair抽烟时喜欢干的事情,他眨了眨眼,看着烟圈消失在自己面前。他将背靠在椅背上,湿润的木头把他的大衣打湿,Altair仰天吐出第一个烟圈,紧接着又吐出一些烟将其冲散,破坏性的,愤怒的。

失落的。

直到一滴雨滴进了他的金色瞳孔里,他才直起腰来,越来越多的雨点打在他的头发上,脸上,衣服上,最后他不得不回到自己的车里。
Altair呆在这个狭小的盒子里,他听着雨点打在金属上的声音,绽开了更小的水珠落在其他地方不断重复着,就算他不开自己的鹰眼也能看见的细小变化。雨水的声音配合着车的引擎声奏出交响乐。

该离开了,Altair想着。

-

Altair侧过身试图给自己一个空间离开,他想离开了,不想继续这个无聊的争吵,他沉默的离开了,甚至没有一句话拿来回顶Ezio刚才的怒火。
Ezio让Altair离去,他眼睑垂低来掩饰自己的生气和伤心,他和Altair发生过大大小小的争吵,这次却不同。Ezio说不出来,他轻微张开嘴想说些什么,然后又闭上了他的嘴。
他就这么看着Altair离开了。

Ezio烦躁的踢开了挡在他面前的椅子,他停顿了一下,又蹲下来把椅子扶了起来。这可能不算争吵,Ezio坐在沙发上沉思,可能只是自己单向的质问,他平静的看着桌上的诊断书。

-

<2015/08/10
我能摸到我头顶上那个肿瘤突出的部分,最近的偏头痛大概就是因这引起的,随身带的药应该不能让我坚持到意大利了。
从和Ezio吵架到现在已经有两周了,我不能忽视自己内心还想着他的焦躁,我放空了大脑,面对海洋,思考着一切。我依旧还是想着他,这一切的思想让我记忆往回推了许多,我从自己开始做刺客起,我就应该对生死看平淡。然而我没有,我在一次次生死之前倍受打击,年少轻狂的我竟然会因为父亲的死亡就认定自己就能直面了死亡成为伟大的刺客。我甚至怀疑起了自己当刺客本就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我自己,本就是害怕死亡的。

人本就是畏惧死亡的。>

Altair收起了笔,他犹豫自己还能否在写些什么的时候被旁边一个小女孩打扰到。
“先生,您是多久的飞机?”小女孩不过十岁,厚重的外套包裹着她,棕黑色的头发被围巾纠缠着。她只能勉强拉住自己巨大的行李箱,坐在金属椅上听口音是为意大利的姑娘。
“15:20。”Altair说道。
“您害怕吗?”小女孩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什么?”
“您害怕坐飞机吗?”
Altair注意力放到了女孩身上,很明显,女孩不安的抓着行李箱的边缘,他又望向停机坪,细雨把整个玻璃染得雾蒙蒙的。
“我害怕,”Altair合上了自己的日记,放松表情看着小女孩,“你害怕吗?”
“太高了,今天天气也太糟糕……”小女孩支支吾吾念叨着“我只是担心……”
Altair眨了眨眼,从口袋里拿出半只硬糖,这是他低血糖发张时必备的东西,也可以说是Ezio让他必带的东西。
“糖果使人安宁。”Altair一本正经的说着递给小女孩。
女孩犹豫了几秒钟接过了硬糖,Altair本以为这会让小孩子安定不少,结果发现对方开始抽泣起来。

噢糟糕……

Altair束手无策的看着对方哭了起来,而路过的人都看着他们,他担心自己还没上飞机就先被扔出了机场。

“妈妈……”

Altair从内包里拿出手帕给女孩擦眼泪,他听懂了女孩絮絮叨叨的句子,其中包括一些他似懂非懂的意大利语,她的母亲癌症去世了。


畏惧自己生命的流逝畏惧周围人的别离,他们甚至逃避着这个话题,但却依旧改变不了它的来临。>

Altair又拿出了笔开始写自己的日记,女孩则靠着他睡着了。

-
Ezio担心吗?对他担心,但除了担心他几乎什么的做不了,他只能自己在家里喝着闷酒。

Altair的反侦察能力太好了。

他难以置信Altair竟然对于医学如此反感,他一直觉得Altair是走在科研最前端的,他对一切蕴含知识的东西都如此着迷,而最后轮到了自己的身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开颅手术他都选择放弃。
——没有与Ezio商量的前提。
这才是Ezio最气愤的地方,他和Altair在一起快6年了,Ezio甚至准备好了求婚。

噢该死,求婚。

-

<2015/08/12
我来到了圣母百花大教堂,清晨阻止了一大批游客,我对所有教派都保持着尊敬之情,教堂或者是寺庙都是一个清净之地,他们对于死亡都有着不一样的看法,令人值得学习的一点便是无畏死亡,他们很坦诚的谈论这个话题,我也希望能从中寻找答案。
我认为自己并不是其他人口中所说的刺客大师,我对于真理的寻找还太少,对于懦弱倒是很有一套,而我所希望的,则是无畏而好学的自己。>

Altair合上他的日记,叹了口气,“我很佩服你Ezio。”
Ezio坐到了Altair的旁边,随着Altair的目光直视着前方。他还很疲倦,连辫子也没有扎好,但是飞机上的睡眠已经足够了。
“你忘记了你后颈的追踪器。”
“我该想到的。”Altair将笔记本放回了自己的公文包里。
“我买了个戒指。”Ezio吞了吞口水,他在内心已经骂了自己十八次了。该死你怎么这么蠢!
“你要跟一个快死的人结婚?”
“你那个肿瘤可是良性的只要你——”
“——只要我做个小手术,”Altair直视着面前的木椅“我拒绝了那该死的手术。”

“我太懦弱以至于惧怕死亡。”

Ezio把所有事先预备好的台词全都打碎了咽下了肚子,他将一只手覆在了Altair手上,他能摸到那只和死神来回接触过的残缺的手。

“我太过于懦弱以至于怕你离开。”

<但我所做到的是一个真实的人之常情。>

“求婚我就算作答应吧。”

评论
热度(33)
© WildestOnes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