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thing falls/DAMIDICK

非常懒的一个结尾,并没有前面(太懒)
不知道从结局看得出脑洞不(。)
前面有时间再磨


给小D:
我让阿尔弗雷德把这封信放在你的床上,如果你发现了,它得称得上是个好“管家”。
我很抱歉这十年,无论是我还是布鲁斯或是你的朋友,我们都没能陪你走过你最需要人陪伴的时期,我不敢相信你一个人走了过来,在我看来你非常坚强,我也很抱歉十年前的那次任务突然消失,我本应该来承受你不该承受的,我是你的兄长你的拍档你的朋友,而你却被迫接受这一切。我很抱歉同时我也会为你骄傲。
我和你度过了算不上和平的一个月,你的理念已经改变,但那是你的选择,关于那次的争吵我首先就该让步,我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冷静理性,这已经非常不错了。
当我听见你杀了人时我并不奇怪,我只是惋惜,你和布鲁斯的争吵持续了十年之久,我希望你会有父爱来伴随你的成长而不是被黑暗和孤独萦绕,被仇恨和愤怒蒙蔽你的双眼。
成人的你很卓越,无论哪个方面,你更沉稳更冷静,但你也更不会手下留情,你在理性和愤怒之间,我担心你有一天会失衡,这很难达米安,我不希望这样。
你更不爱与人交流,你做的所有决定都不与他人商量,但这跟你初来哥谭时比起来不算什么,我们总能聊起天,只是你的停顿更多沉默时间更长,我很担心,但是我尊重你的所有,你永远都是达米安。
这是个艰难的决定达米安,我回到十年前,而你,现在的你,一切就会重置,你知道的就像我们以前看的一部电影里面的情节一样,如果你还记得。


我爱你,达米安。
迪克


达米安放下信,他靠坐在巨大的木质椅上,书房一片漆黑,外面还下着大雨,闪电的光时不时会照亮整个房间,他凝视着黑暗,他身处黑暗,他便是黑暗。
雨滴噼啪地打在落地窗上,这座古老的庄园正受着狂风暴雨的洗礼,它在洗刷着达米安的大脑,达米安把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他细细的抚摸着扶手的雕花,每一处。
达米安从他左手的抽屉里翻出一个铁盒,里面还装着一只香烟,他摸索出一只钢笔,借着闪电光亮的一瞬间在上面写上了名字。
理查德。
他点燃了那最后一根香烟,把它放在了桌沿上,烟雾成了一根直线,散发着气味,达米安半眯着眼深呼吸着,他聆听着雨点的声音,他思考着所有,蝙蝠侠的装备放在了桌上,旁边还放着一只面具,那是夜翼的面具。他沉默的等待,他推算现在迪克已经开始启动机器了,他已经把所有该给迪克准备的都准备了。
机器开始运行了,达米安闭上眼。
他仿佛能听见迪克往里开始走,他回想迪克的所有,他努力的记住他,他努力记住自己这一生,就算坏到极点的的时期。
一切都结束了,达米安想着。

理查德。


迪克醒在那间废弃的工厂,他熟悉这里面的味道,跟他消失前的一样——腐烂又恶心。他略不真实的观察着一切,一切都没有变,甚至连地上还留着蝙蝠车的轮胎印,他走出了这间工厂,呼吸着新鲜空气。
他回来了。
他的所有装备达米安都为他升好了级,一些细小的瑕疵都不见了踪影。噢,达米安,迪克笑了起来,而这持续不了多久,他明白未来发生了什么,他的嘴角又搭了下来。迪克深吸一口气,他调整自己。待会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迪克,他自己对自己说着。
哥谭的夜晚并没有发生改变,漂亮而又危险,他在建筑之间穿梭着,吊钩抓住又放下,他回来了,迪克想着,他已经等不及要回到那座古老的庄园,见到他的家人们了。
——直到一场打斗让他无奈去解决。
蝙蝠套装驱使他不是吗,他在楼顶上都能听到他们的枪声,迪克荡了下去,他踢晕了一个强壮的男人,在空中翻了个身灵活的落在地上,他已经从自己的小包里摸索了蝙蝠镖了,他抬眼看到了红罗宾。
“……蝙蝠侠?”红罗宾把最后一个人解决了。
“老天,”迪克高兴得都没注意自己差点破音“你怎么到哥谭来了?”
“等等……你真的是蝙蝠侠?”红罗宾还是拿着棍子,他没有放松警惕。
“我非常想你提姆。”
迪克给了提姆一个结实的拥抱。

“你见到了未来的达米安?”提姆稳稳的着陆。
“不瞒你说,他以后是我们几个中最高的。”迪克跨过一个障碍接着打开了吊钩。
“可以想象。”提姆笑起来,他看了一眼荡在空中的迪克“你消失了快半个月。”
“我很抱歉。”
“你应该看看达米安的样子——”提姆越过了一个高挂的广告牌“他快把哥谭掀了个底朝天。”
“他在哪儿?”
“关禁闭。”

迪克和提姆回到了庄园,他拥抱了他的老管家阿尔弗雷德,他很高兴阿尔弗雷德还为他准备了小甜饼,“欢迎回家,理查德少爷。”。他换掉蝙蝠套装,准备先去看看书房的布鲁斯。
迪克打开门,看见书房全黑着,他嘀咕了一句父子俩一个脾气,他打开了灯,发现布鲁斯正盯着他。
“布鲁斯。”他被吓了一跳。
布鲁斯看着他,沉默了接近两分钟,他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迪克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再打声招呼。
“欢迎回家。”布鲁斯的语气像是长舒了一口气。
迪克走上去给了布鲁斯一个拥抱,这个男人已经开始老了,他的头发已经有一些白色了,藏在打理整齐的黑发下面,他的眼角有一丝皱纹了,黑眼圈又重了许多,他已经不是自己小时候的那个蝙蝠侠了,迪克想着,他用下巴抵着布鲁斯的肩,“我回来了。”

迪克跟布鲁斯稍谈了一下便走向禁闭室,他到门前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一点动静,他想了想,又一次敲了门。
“我没有错。”里面的声音带着愤怒,还有烦躁,噢没错,这就是达米安。
迪克用阿尔弗雷德给的钥匙打开了门,房间里基本没有光,只有窗外照进来的月光,他还是能看见一个小小的影子缩在角落。
“嗨,达米安。”
接着他就被这团小影子给绊倒了,他看见了达米安,被月光照亮,他绿色的眼睛盯着迪克,迪克怀恋还是孩子样子的达米安,他可以看见达米安的眼睛下都有了黑眼圈,身上的罗宾制服还没有脱下来,他又长高了不少,迪克想着。

“我想你。”
“我也是达米安。”

评论(2)
热度(25)
© WildestOnes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