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mate

配对:Ezio/Altair

soul mate AU

Ezio在知道灵魂伴侣这个词时是他母亲给他所讲的一个睡前故事,一个浪漫的故事,结局对于孩子来说又太过悲伤了,这对灵魂伴侣一起逝去,母亲为Ezio掖好被子,在他的额头落上了吻。
他们没有在一起吗?Ezio这样问着,他轻皱起了眉头。
没有我的孩子,母亲缓缓说着,他们的肉体已经逝去但是他们的灵魂获得了永恒。

在翡冷翠闷热的夏季时,Ezio在喷泉旁发现了自己手臂上漂亮的异国文字,它在阳光的反射下映出了金色,他小心的把已经浸湿的丝绸制的袖子挽起来,汗液让整只手臂都显得油腻腻的,Ezio把手浸进了冰凉的水里,他仔细观察着这串文字,少年的躁动与天气的炎热让Ezio的脸上变得红润起来,他的眼睛里映着这一抹金,他如同跟自己的恋人对视了一般。
他将这串文字藏好,没有告诉任何人,这是他的一个专属的秘密,他甚至对自己母亲也闭口不谈,这是一个属于他少年的情感丝线,Ezio躺在床上,坐在躺椅上,他思恋着遐想着自己的这位灵魂伴侣,一位怎样的美人,可能有着柔软如婴儿般的发丝,漂亮而又有魅力的眼睛,姣好的身段或是百灵鸟般的嗓音。这是Ezio少年所有的性懵懂。

当他遇见Cristina时,他早已忘记了手臂上的文字,他年少的一些幻想都被挤到了内心的最深处,Cristina就是她的灵魂伴侣,年轻气盛的Ezio这么想着,他与Cristina互相交换着信件,玫瑰花塞满了整个信封,热情又优美的情话从他的笔下流出来,他用上了所有称得上爱情的句子来取悦对方的芳心,他以书为友以情为食。

死亡的消息传来他才悲恸不已,他以为的灵魂伴侣去世了,一次可怕的意外,Ezio甚至没反应过来,他从Cristina的朋友的口中得知的这个消息,就在Ezio为父亲帮工的那几天,Ezio甚至不是被欢迎去参加葬礼的那个人,他被打入了低谷,噩耗让他精神不振,他换上了黑色得体的西装出现在了Cristina墓碑旁,他把自己还未寄出去的一封信放在了旁边,他低头哀悼着自己的恋人,哀悼着回忆。
母亲让Ezio出去旅行,她为自己的儿子收拾好了一切,敞开了大门对Ezio说着,你应该好好看看外面。Ezio拥抱了他的母亲,问候了父亲,道别了他的兄弟姐妹们,他再一次挽起了自己的袖子,这串华丽的文字又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SHU KE RAN JEZEELAN*

Ezio按照他母亲希望的,他离开了佛罗伦萨,经过了德意志,法兰西,他停留在了伦敦的大桥下,他在每个地区都买了两张明信片,他寄给了他的家人,另一张则报仇在自己的日记本上,签上日期和地点,他又折回了瑞士,攀登上了阿尔卑斯山,而Ezio因没有戴墨镜而暂时失明了一阵子,他不得不中断给家人写信的次数。

他离开了欧洲前往亚洲,他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他前往了朝圣地,耶路撒冷,他愿意在那里多呆一会儿,他虔诚的走在石板路上,耶路撒冷总有一种熏香的味道,它弥漫在各个角落,甚至在空旷的广场也是,他每天都会跟着那些教徒们一起坐在教堂里,听着牧师们祷告着。他在耶路撒冷足足停留了一个多月,每个星期天他还会去做礼拜。

Ezio坐在嘎吱作响的木椅上,跟着神父一起念着祷词。
“——阿门。”
他用手比划着,闭眼说着,他注意到他右边的男人已经起身准备离开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Ezio想着,他注意到男人的左手断掉的无名指,狰狞的伤疤口在他的手背上都印着。
可怜的男人,Ezio这么想。
而他也注意到男人遗落在椅子上的黑色手套,特殊的样式一看就知道是定制,Ezio把他拿起来跟了上去。
“CIAO——”Ezio拍了拍那个男人的肩,他把手套给他,Ezio发现男人的眼睛是耀眼的金色,就跟他手臂上的文字一样,如同琥珀和金子结合在一起的颜色。
男人打量着Ezio,他眨着漂亮的眼睛,看着Ezio手里的手套,气氛僵持了一分钟他轻皱的眉头才放松开来,他的抿成一条线的嘴唇往上扬了一些,嘴唇旁的那条伤疤也欢快的弯起来。

“SHU KE RAN JEZEELAN。”

*非常感谢。

评论(14)
热度(32)
© WildestOnes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