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L U

乱七八糟写了一通,给基友的粮



杰森开着他的吉普车,烟雾缭绕着他,轰隆的响声令他烦躁,他的鼻子还充斥着血的腥臭味,他已经用纸巾胡乱的擦干净了,那些血的粘腻感还附着在他的脸颊上,吉普走在这笔直的高速公路上没有尽头,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开向哪里,他只觉得自己脑袋一片空白,而胸口也快炸开,他现在需要找一群人打一架来发泄一下。他手握紧方向盘,手渗出汗来,把方向盘弄得黏滑起来,他很不舒服,无论内心还是身体,杰森吞咽了一口唾沫,混杂着烟草的苦涩味,他不听罗伊的话又把过滤嘴给扯了下来,他的烟盒里所有烟都被扯下了过滤嘴,他眼睛有些疲劳的半睁着,血丝盘旋在他的绿眼睛旁。他现在需要找个地方加个油停停脚。


爆炸声在罗伊的面前响起,罗伊被炸得耳膜生疼,爆炸产生的气流把罗伊硬生生的推在了地上,他的弓也被落在离他几米之外的沙石堆上,罗伊面前的大楼就这么炸成了一片火海,他大脑有点转不过来,等着四五秒后才站起来,他冲着大楼看着,杰森,他感觉自己嗓子疼得难受,他顾不了自己左腿的枪伤和肩胛骨的两处刀伤,他现在关心的是他的拍档,他的恋人,杰森陶德。他准备冲向那栋大楼,而那片火海里突然出现了人影,他知道那是杰森,他看见杰森的皮衣都烧了起来,对方把皮衣快速脱下扔在了地上,头罩也被杰森拿了下来,杰森整个脸看起来红极了,罗伊分辨不出是火光还是杰森自身。杰森和红色很配,但是罗伊讨厌这个时候的火光,他看见杰森略带吃力的走过来。


罗伊丧气的坐在自己的仓库里,周围散落了一地他的箭与杰森的子弹,他半裸着上身,自己的伤口是杰森才包扎好的,不过又渗出了血,把白色的绷带浸红,他的脸也有点红肿,他和杰森闹了不愉快,他自己明白,他在思索自己的言行,怒气和懊悔总能萦绕在他身边,就像他还没有遇见杰森一样,他现在又是孤独一人,充满机油味和火药味的仓库仿佛在嘲笑他,他全身都疼了起来。罗伊站了起来,走向冰箱,里面放着杰森买的啤酒和一些肉类,那些肉大概已经过期了,罗伊没有理会,他向啤酒伸出了手,但停在了半空,他摇头选了下面的那瓶可乐。


杰森把罗伊后腿的绷带绑好,他把从罗伊后腿取出来的子弹扔进垃圾桶,罗伊沉默着,他的注意还在杰森的后背上,被烫伤的痕迹让杰森裸露了后背,杰森也只是沉默的从冰箱里取出一听啤酒。
你不该这样。罗伊盯着自己的小腿。
杰森把啤酒打开,他不说话,他甚至没注意到罗伊语气的一丝怒气,常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的罗伊已经被杰森所习惯。杰森不动而罗伊又重复了一遍,这次罗伊死盯着杰森的眼睛看,他在表示他很认真,而杰森只是挑了挑眉。你不该那样,罗伊重复着,他摇晃他的脑袋说;你怎么了?杰森接了一句。
罗伊站了起来,他有点眉头皱了起来,杰森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你根本不用这么拼命。
那怎么拿钱?杰森又喝了一口酒。
你差点把自己炸死,而这个月你是第四次。罗伊说,你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命值钱。
杰森不做评价,他只当罗伊发明小玩意晕了头,他给自己的手臂开始上药。
杰森。
杰森抬起头,他也直视着罗伊的眼睛,你以前也不是这样的,杰森说,不在考虑范畴。
是因为我们是拍档更是恋人,而你每次都在刀尖上跳舞。罗伊摇摇头,你没从那上面下来过。罗伊吞了口唾沫,他拿开杰森的啤酒,帮杰森上药,他的声音非常正式,罗伊甚至还考虑了句式。
我完全没事。杰森和罗伊一起说道,杰森只是看了罗伊一眼,我知道你想说的;罗伊你到底想干嘛?;别像蝙蝠侠这样;我从来没有。
不,你有,而且变本加厉。
杰森有点生气,他对于这方面有点敏感虽然他自己不觉得,他让罗伊不要管,而罗伊则只摇摇头,杰森觉得有点烦躁,他不想被罗伊管这么多,特别是牵扯这方面的。
杰森你要停下来,你会害死自己的。
杰森不想理罗伊,他很烦躁,他不喜欢罗伊这方面。
罗伊捧住杰森的脑袋却被杰森拍开,他看起来很不爽,他已经可以和罗伊打一架了,而罗伊,他的脸色也不太好,他们俩的脾气并不像对方想象的那么好。


杰森把车停在了加油站旁,他给车加了油,剩下的零钱买了一个三明治和热咖啡,他身上穿着的衣服还是罗伊的连帽外套,他摸出手机看,现在是凌晨三点零五分,噢,手机也是罗伊的。
杰森坐回自己的车上,他打开电台,深夜电台总是些无聊的鬼故事与谈心,杰森好不容易调到一个放音乐的台,他将靠背调后,摆出适宜人睡觉的角度,然后他调低了两格音量,慢悠的歌曲配合着咖啡的醇香味,他要睡上几个小时,然后去踢几个混蛋的屁股,或者,找人谈谈心。

罗伊在地上睡着了,等到他醒来时全身都酸痛,他从地上挣扎起来,伤口已经凝成了疤,血凝结的产物紧紧的依附在罗伊的绷带上,他自己给自己拆下来时倒吸了口冷气,然后换上更干净的,罗伊从冰箱里取出半盒牛奶,他揉着他刺痛的眼睛,眼睛不断分泌着眼泪,他的眼睛大概是昨天被打到了,红了一片。
罗伊喝干了那半盒牛奶,他从不能称为床的地方随意扒拉了两件衣服穿,今天是放假,罗伊对着自己说,他要出去走走,他不想管自己还暂停着的发明,这一点都不有益身心。

提姆在吃着早餐,他惊讶杰森会造访,他看着杰森脏兮兮的外套和牛仔裤翻了个白眼,适宜杰森坐下来,杰森也没有见外,他从阳台的护栏上下来,坐到舒适的椅子上,杰森拿起来一个牛角面包,而提姆则把咖啡向杰森方向推了推。
杰森倒了半杯咖啡,他往嘴里塞了一只牛角面包和几片培根,他看起来有点饿,提姆这么想到,杰森满脸的伤让提姆知道他又出了任务,而红肿的鼻子更像是跟人打了一架,这不奇怪,杰森出现在他面前经常满脸伤,但是,一脸郁闷倒不常见到。
“阿尔弗雷德自豪的小甜饼。”
“嗯哼,杰……”
“布鲁斯呢?”
“去处理事情了。”
“哈蝙蝠侠作风。”
“杰森。”
“我们吵架了。”

“你们吵架了?”迪克揉捏着他的鼻梁疑惑的看着罗伊,这位老友已经有好久没联系自己了,而一来便是这种感情问题。迪克刚处理了乱划警车的小鬼,他放松的扯了扯自己警服的扣子,坐在他对面的罗伊点点头,噢他脸上的红肿可以看出来吵架的架势。
“你没有必要跑到布鲁德海文……”迪克说,“杰森他会回去的,只要他想好了。”
“但是他得想好。”罗伊揉了一把脸,他有点分神,现在有点恼火,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杰森发无名火。

“你们为了这点小事吵架?”提姆难以置信的说着,“还打了架?”

“你们像两个小孩子。”迪克摇摇头。

“我不知道。”杰森呜咽起来。
“我不该提老蝙蝠,也不该为了他该死的自我毁灭倾向而生气。”罗伊喃喃道。

“杰森,你不该回避这个问题,你自己清楚你有这个毛病。”提姆说,“布鲁斯,你,我,达米安甚至迪克。”

“你没有错罗伊,杰森也没有。”迪克微笑着。

现在回家吧。


杰森坐在自己的吉普车上,他的副驾驶被提姆塞了一袋子牛角面包,美名其曰小情侣的和好早餐,杰森揉了揉眉角,他玩着自己手中的车钥匙,他在思考自己是否是对的,在思考怎么对罗伊说点什么,毕竟这是他先动的手,一拳打在了罗伊的脸上并不好受,他不知道怎么说,罗伊哈帕,无论如何,是杰森最信任的人,他也从来没像信任罗伊这样信任任何人,罗伊哈帕到底在自己心中什么地位,杰森他很清楚,罗伊也很清楚。
杰森的电话准确的说是罗伊的电话响了,他打开发现署名是迪克的,杰森莫名奇妙皱了皱眉头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小杰鸟。”
“白痴。”

评论
热度(9)
© WildestOnes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