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

单纯的胡扯给亲友的粮,本来只想写PWP结果变成了小短篇x
连裤子都没脱(大哭)
大概下一章就有肉了,思考要不要放链接
反正这只能证明我还没死x
一个海盗船长抓到了一条塞壬的故事~
不雷设定请往下看XD




罗伊踱步在甲板上,晃荡的船只并没有影响他的平衡,现在还是正午,空荡的海平面上甚至没用一条小鱼游过,炽热的阳光要把罗伊整个人都融化了,他感觉自己的衣服厚重不堪,项链与戒指就像小型烙铁在自己皮肤上烧着,他们已经出海了半个月了,只劫到过两只小货船,三十箱糖五箱一般的布料以及一些朗姆酒。简直不走运到极点,甚至没有些什么大型海船!他焦躁的拿着手中的望远镜,他还有几十个船员要养,半个月来他们几乎要把船上的朗姆酒喝完了,当然罗伊也有份。
“还有多少朗姆酒?”
“最多十瓶,船长。”
“噢操蛋!”
朗姆酒喝完罗伊就准备回港口卖炮弹给船员薪水了。

还好船上的伙食一直不错,罗伊找了个好厨子,虽然这个厨子是个炮弹手,腌鱼浓汤以及朗姆酒,大家都围在一块吃着,罗伊还是臭着张脸,狠狠地咬着手中的腌鱼寻思着怎么搞点钱。
“放轻松船长,最近的确没什么大家伙。”船员们嘻嘻哈哈的宽慰着罗伊
“那些小船加起来才150个银币!”罗伊不满的大叫,他看起来可不像个船长“本来有艘大船却被其他人抢走了!我可知道那是哪位船长!”
“闻名加勒比海的哈帕船长现在像个小屁孩!”船员乐滋滋的开始编起了歌,海盗总喜欢唱歌,“他生气像个大公鸭,抱怨像极小女人!”
“噢得了吧,你们只不过半个月没得到薪水。”罗伊喝着朗姆酒,他很习惯船员们这样互动,他是个没有“纪律”意识的船长。
“噢噢噢哈帕船长的抱怨,塞壬听了都逃跑——”
“不得不说我雇了一群歌唱天才。”罗伊大笑着,他看着船员们默契的合着拍子大声唱着,心情好了一大半,玫瑰红的夕阳迎着海面也让他舒畅不少,他和他的船员总是能在这些环境里享受享受,闷热的海风里夹带着一丝凉意。
船员们还在扯着嗓子唱歌,罗伊靠在桅杆旁听着,他用自己的皮靴为船员们打着节拍,大家兴致也不断的起来,有的已经开始比扳手腕,找一个空酒桶当平台,大家的歌声变成了呐喊声以及银币清脆的响声,罗伊也押了五银币,一杯朗姆酒的钱。
“噢加油啊奥古莱斯!”
“嘿!我可是押了银币的!押的你!”
“噢拜托别这么没力气像个姑娘!”
罗伊观看着,他注意到天已经黑透了,从船舱里又提里两个煤油提灯,现在的大海可不会这么可知了,他挂在栏杆上,向甲板尽头望去,他突然皱起了眉头,拿出望远镜。
起雾了。
他从怀里掏出罗盘,上面的指针正在剧烈转动,一圈又一圈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罗伊沉默了半分钟,他开始隐隐约约听到歌声了。
我操!
“小伙子们!戴好耳塞!”罗伊突然大叫道,船员们愣了一下看着罗伊,“能不能赚钱的机会来了!”
机会来了,罗伊和船员们一起想到,这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塞壬,抓得到就发财,抓不到就全灭。
罗伊为什么会在加勒比海有名?他的名号并不好,亡命徒,疯狗,也叫法外者,捉到过四只塞壬可不是闹着玩的,其中有一次差点让他们全死在塞壬的胃里面。
这次由他亲自掌舵,他们缓缓进入了浓雾里,雾的水汽搞得整艘船都开始湿润,罗伊感觉得到自己的眼睫毛上的挂有水珠,他们小心的行驶着,因为耳塞他们只能用手语比划,跟着罗伊的船员都会简单的手语。
罗伊比划着示意船员倒一桶鱼肉下水,分散着倒在船的周围,再放一只小船,里面装着一个塞满肉的稻草人,船员照办了,他们做好一切就静静的看着水面,过了五分钟,就冒出了一两条尾巴,接着是几个女子的头,塞壬美貌,就算有耳塞也会有船员被迷住。
罗伊示意把几个被迷住的船员的耳塞取掉,这一步风险很大,他让其他船员悄悄拉住,等着心急的塞壬跃出水面或者将上半身伸出,罗伊安排捕鱼手做好准备,鱼叉以及渔网。
罗伊看着,凭嘴型,塞壬似乎在唱歌,他的船员已经被迷得不行,趴在船边上已经摇摇欲坠的趋势,罗伊还在等待,一条心急的大鱼。
一条已经饿了不久的大鱼,罗伊看到了,从蓝黑的水里迅速游上来的一条,罗伊将右手慢慢举起准备下达命令,而他们可能会牺牲一个船员,在大鱼跃出来的一瞬间,罗伊也示意放手一个船员,他看到一个黑红色的身影,跃出了水面,渔网也跟着来了,几个捕鱼手几乎要被拽下去,那条大鱼在网里挣扎,又有几个船员帮忙开始拉,塞壬们开始尖叫,尖锐的声音就算有耳塞都令人头疼,但是最终船员们还是一起拉了上来,他们把这条大鱼摔在了甲板上,渔网缺了几个大窟窿,挂着鱼鳞和血水,罗伊走过来检查,却差点被咬掉一块肉。
“稀奇,这太稀奇了。”有的船员们叫道,罗伊从他们的嘴型能大致分辨。
这是一条雄性塞壬,罗伊看着这条对他大张着尖牙的塞壬,黑色的头发被水打湿,刘海有一小撮白色,绿色的眼睛让罗伊想起他拇指上的那只绿宝石戒指,尖牙让这个塞壬看起来狰狞不少,他受伤的尾巴还在愤怒的拍打甲板,漂亮的红色,罗伊想着,他带着加了几层的手套去捏住塞壬的下巴,让其更愤怒不已,拼命的扑过来准备咬死罗伊,但被船员们摁住,最后拖到他们专门为塞壬准备的玻璃箱里。
雾慢慢散去,水里的塞壬也尖叫而怒吼着返回水下,罗伊胜利了,他看到船边全是岩石的时候,还是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气,走差一步,他们全玩完。

罗伊坐在巨大的椅子上,双腿搭在满是地图的桌上,他的面前是一只庞大的玻璃箱,里面装着那条塞壬,他还在用头撞着玻璃试图撞破它,它咧着嘴冲罗伊凶着,这条塞壬愤怒极了,罗伊对它兴趣很大,雄性塞壬少之又少,毕竟这种怪物都是勾引男人,雄性完全没有雌性的优势,看这条塞壬的力气,还没有他前几次捉到的强,罗伊可以预见这条塞壬饿了多久。
“富人们总是会收集一些新奇玩意儿”罗伊敲了敲玻璃“你的脸能拉来很多贵妇,没准儿女王都想买你。”
那条塞壬更生气了,它使劲用尾巴拍打着这个鱼缸,愤怒地尖叫着,罗伊甚至能感受到那尖叫的冲击力,如果这条塞壬没这么饿,大概现在已经打破玻璃把罗伊咬死了。
“哇哦……放轻松,卖你这个事情还可以商量?”罗伊看到这条塞壬的表情由愤怒转化成了疑惑再到嘲笑,它很聪明,它知道罗伊在想些什么,塞壬朝罗伊投向一个可怜的眼神,不得不说,罗伊被这条塞壬逗笑了,会嘲讽人但是他不吃这套。

罗伊躺在床上,摇摇晃晃的灯在他头顶上,他的左手抚摸着胸口前的项链,无论怎样他都有点想念踩在泥土上的感觉了,无论陆地上是不是有几个不友好的海盗船长,他想念泥土的味道,港湾的妓女,酒馆时不时的斗殴以及一张不摇晃的床,他想回去用淡水好好洗一个澡,他想念陆地上的一切尽管他是个海盗。罗伊侧过身发现斜上方的塞壬还在盯着他看,时不时的,罗伊撑起手臂。
“塞壬不会睡觉吗?”
“……”
“嘿,你叫什么名字?”
回应的是尾巴拍打玻璃的声音。
“你是条聪明的塞壬,”罗伊跳下床“你会跟着人类的思维。”
“……”
“你甚至能猜到我在想什么!”
塞壬皱着眉头露出嫌恶的模样,它浮了起来,对着还有空气的地方说,“那是因为你太蠢了。”
“嘿?!”这是塞壬说的第一句话,罗伊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
塞壬又露出了嘲笑的表情,它对嘲笑罗伊越来越上手了,深红色的尾巴也摆动得快了些,如果它是人,罗伊很想跟它打一架比比拳头。
“你这个……”罗伊停了下来,仔细看着塞壬的脸,另对方不自在地退了些“老天塞壬就算男的都有这么好看的基因吗!”
这另塞壬翻了不止一个白眼。
他就是个蠢货,塞壬想着。

两天的航程,罗伊终于回到了他的老窝,海盗云集的地方,他开心的包下了一个酒馆请全体船员喝酒,他边喝酒边盘算着卖了那条塞壬给自己的漂亮大船买一批新武器,升级升级迫击炮和甲板,再买几箱炮弹,或者给自己换个红色的新帆布,一切妙不可言。
“两杯朗姆。”罗伊知道这个声音,他讨厌的几个声音里这就算一个。
“皇家级船长,这酒馆我包了。”罗伊依旧喝着他的酒。
“只要你没买下这酒馆,哈帕。”罗伊最想轰船的排行榜上前三名达米安·韦恩,富家子弟,打着皇家名号做着海盗事情的船长,在罗伊看来不过才19岁的小屁孩,从他开始出海就处处跟罗伊做对。
“韦恩船长还屈尊来这个小港湾,不点杯椰奶休息一下?”
“你那低级的嘲讽真不怎么样。”将一杯酒递给了旁边的男人。
“下午好,迪克大副。”罗伊敬了杯酒。
“你们俩的斗嘴一点长进都没有,”迪克撇嘴接过朗姆酒,“我该和提姆喝下午茶而不是听你们幼稚的话题。”
“你应该去,他抢了我一艘船,有钱再买十箱茶叶了。”罗伊语气还是有些怒气。
“而你,又捕到了一头塞壬。”达米安笑着。
“哦拜托,你又是从哪儿听到的鬼消息!”
“你喝醉的船员嘴巴可不老实,”达米安说“当然还有手,准备摸上我的大副的腰跳舞了。”
“……你得赔钱,一个伤员的消费不低。”罗伊撑着脸,他接受这一切的发生,这小崽子永远都是做的比说的快。
“十个金币,再见哈帕。”达米安起身离开。
“哦,别忘了当心今天的满月,塞壬捕手。”
什么毛病?罗伊喝干了第十七杯朗姆酒。

评论(11)
热度(24)
© WildestOnes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