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_>`好像……刚才被查了x人生第一次x
我这里连肉都不是_(:з」∠)_
´_>`再查我就放弃了


他遇见了他,他遇见了。他站在鸟瞰点前,一身白色的袍子,袍摆和挂在腰间的长剑在互相交缠着,贪婪地笨拙地交缠着,随着风。阳光使长剑闪烁着金色又或是银色的光芒。他的利器,他的袍子,金色,银色,白色,还有金色,那是他的眼睛,藏在了白色的兜帽下,隼眼,散发着危险的信号,而在他看来,是色//情的,诱惑的。他不能触到他,甚至他那灰暗的影子,但他又能闻得见,血的腥臭,金属的锈气,还有一点点稻草和干面包。
阳光太刺眼了,热浪和沙子在空中乱飘着,他能嗅到海腥味,不,这不是他所熟悉的地方,刺眼的阳光在白色的半圆房顶上反射出灼目的白光,他被闪得睁不开眼,耳朵也充斥着恼人的嗡鸣,但他能看见他。

他触到了他,他摸着那袍子上仅有的一条红,粗糙的布料在他手中摩擦着,他的手覆上冰凉的金属腰带,摸着明晃晃的弯刀,上面还有浓重的血腥味。他握住了他的手,抬了起来,抬高——抬高——,抬到了他的眼前,他的无名指缺失了,无指的皮革手套包住了他的手掌,他敢打赌,里面的手掌一定满是伤痕,一丝两丝如细线的伤口密密麻麻布满了手指。他亲吻着这粗糙的手指,轻吮着,带着淫//乱的声音,羞耻与罪恶。他像品尝禁忌的果实一般,他亲吻着他的手指,贪婪地看着那双金色的眼睛,那双隼眼,现在如同渗了蜜一样,眼皮带着睫毛一同颤抖着,淫//欲的眼神,他这么想着。

他就快要剥去那个兜帽了,可以亲吻他的嘴唇,抚摸他的头发,啃食他的脖颈,他就快做到了。

他醒了,他望着天花板,没有任何属于他的气息,血的腥臭,稻草的干燥,金属的锈蚀,都没有,没有沙子没有热浪,没有一切。
他遇见他了。

评论(12)
热度(27)
© WildestOnes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