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海

吐花paro

二设:当花朵盛开到一定时长,将会蒙蔽双眼导致失明。

逆先夏目/明星昴流

给朋友的生贺,希望她新一岁的成长以及考试的顺利,伤心郁闷的事消失,温柔的事多一点。

“小花火是个漂亮的孩子,她却对森林里的山神产生了爱慕之心,她无时无刻都想着那个如同迷雾般的神,在太阳初升时她就会去森林里,那一片乳白色的雾气就像她早上喝的牛奶,她会每天都去寻找这个令她倾心的男子,却不说,只会悄悄的偷看。
“但是久而久之,小花火发现,她起床时枕边会出现一两片花瓣,那种小小的,泛着嫩红的花瓣,她还以为是山神来看她的礼物,小花火开心极了。
“直到后来,她开始一阵阵咳嗽,从她的喉咙里飘出花瓣,就跟她枕边的一样,她开始担心害怕起来...

Soldier

经过中途技术性丢失文档之后我还是又写了一遍…

士兵史蒂夫/军医托尼

-01
托尼在战争初期就来到了前线附近的小医院,发黄发青的白色墙壁上盘旋着爬山虎,枯萎的交叉着新生的,藤蔓包裹着整个医院,而这些混合着空气中的霉臭味缠绕着每个人。在这段短暂的宁静托尼每天都会看见新兵从前线被担下来,都是被吓到呕吐不止的孩子,他们走过前线的战场,一不留神就能踩到被炸成一半的脑袋,这也只是战争初期,死伤微乎其微,大多新兵们的爱国热情大于对死亡的恐惧。
托尼讨厌战争,这是他第二次奔赴前线,第一次的时候,他还成年不久,还没有续出现在自豪的胡子,就是个愣头青。托尼跟着自己的导师来到了战地,他看见了一枚导弹从自己头顶划过落在附近,...

最近沉迷直播,其实想找小伙伴一起苏鹅😂我鹅super可爱,需要更多姑娘一起沉迷鹅。坐会儿jpg
有机会再搬存粮

试水 除草

 寒战蛮好看啊,还自己跑去二刷了一次XDD

梁家辉太帅了,海报预告片就击中我的心灵...!!我站李文彬!!

最后roy死那里我就站定这对儿了TvT!!!

是一个邪教

何国正/李文彬!


李文彬躺坐在办公椅上,他全身酸痛,出勤是他这个年纪已经不太扛得动的体力活,特别是关节处,在刚才快跑的一瞬间他能清晰的听到了声“咔嚓”。他现在希望自己能在床上,将脆弱的颈部埋入枕头里,再好好放松整个身体享受八个小时的睡眠。李文彬摘下眼镜,用手按压着他的鼻梁,尽力抚平他鼻梁的上的眼镜鼻托压出的印子。

“sir。”
李文彬猛地睁开眼睛,他看到何国正提着一袋子下午茶站在门口。
“过来!”李文...

大晚上删了几篇文准备重写,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写完再发,如果我憋得住……

Incubus

混更一下,这个月也没有什么产出,当年血源狂热时混合克苏鲁设定写的一个小小的开头。

00
“人的思维缺乏将已知事物联系起来的能力,这是世上最仁慈的事了。人类居住在幽暗的海洋中一个名为无知的小岛上,这海洋浩淼无垠、蕴藏无穷秘密,但我们并不应该航行过远,探究太深。”

01
“恶,修女变异出来的玩意儿可真恶心。”戴着红面具的男人抖了抖自己的斗篷上的蓝色黏液。
“没错,刚才迪克还和这个修女……”较矮的男人拔出了插在怪物脑袋上的银棍,试图左右甩干净黏液。
“嘿!不是这位!”迪克反驳道,“再说,我可以看出那位女士喜欢我。”
“格雷森要点脸。”最矮的男孩儿收回自己的武士刀“德雷克一边挥你的棍子。”
“走了。”最高的戴着黑色面...

不想写什么PTSD不想写什么监狱我只想要傻白甜,宅家的恶魔穿着个“I♡peppermint”的T在家可以呆一个月,丧失西装三件套和优雅小手杖,还有发胶,每天起床第一件事“peps——”性格还是保存,只是懒得理你,毁灭什么世界啊,乖乖同居吧。

Calls me home(ROYJAY)

混下更x

AK!jason
他需要一个拥抱。

00
此刻有谁夜间在某处笑, 无缘无故在夜间笑, 在笑我。

01
杰森侧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耳边还充斥着因尖锐的金属声而带来的耳鸣,他能感受到他的左耳在往外流血,鼻腔和口腔也是同样的,他的骨头碎了大半,至少胸腔就断了三根肋骨,他微弱的呼吸着,眼睑半耷拉在他已经没有亮光的绿色瞳孔上。他的手指还在地板上动弹,轻微的,已经粘稠的血液浸透了杰森的衣服混合着他的汗液和唾液。
他听到铁门打开的声音,生锈的金属吱呀作响,杰森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他大喘气导致肺剧烈疼痛。
他不想呆在这儿了,他的喉咙已经嘶哑得说不出话。
他想要出去,为什么没有人来救他,杰森甚至挤不出眼泪。

02
罗伊从...

最近太忙了,四五月都有考试,课也排得奇奇怪怪,都没产出(跪)
这算是交了一个姑娘的人鱼甜饼,本来想严肃一下但是就写成了双人相声ooc,不介意的话就食用吧(我都不敢打EAtagx)

“Desmond,我捡到了一条人鱼。”
“嗯嗯嗯?我悄悄告诉你我捡了只鲨鱼——”

Desmond从地毯上爬起来,他感觉自己脑袋被人用棒球棍狠狠的打了一下,耳鸣得厉害,向阳的寝室总是有个缺陷,现在的Desmond就像德古拉一样想尖叫,当初上帝就不能说那句要有光。他半眯着眼眼用脚踢了两下他斜前方的Ezio,一个烂醉地正在说着梦话的室友。

“Ezio……Ezio,”Desmond觉得自己的舌头像是小时候看牙科医生不小心把麻药打在了他...

这个月都在浪玩走亲戚当现充大半夜感激一下一直粉着我的姑娘们(跪)我都是那种时不时产出自娱自乐的人,成粮没几篇,也想跟姑娘们互动(;´Д`超寂寞的话痨,特别想和更多的迷妹玩耍

© WildestOnes | Powered by LOFTER
下一页